当前位置:首页
> 好运快三平台 > 文化园地
视力保护:
在路上
来源:兴山公司 作者:高熊 日期:2019-03-21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  虽说一春的花,到了时光的深处,总会凋零一地,但它们当初的那一段锦绣年华,已然绽放了生命应有的风姿和色彩,渐行渐远着,我们早若凋零春花般退却了青春的骄傲肆意,但记忆里,生命的泣歌却依旧在漫野的芬芳中斑斓摇曳。就若凯鲁亚克所说:在路上,我们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。
  淅沥的雨,仿佛绵延了半个世纪,朦胧苍穹,世人似乎忘却了这个季节,盘缩在各自的世界,孤独的奔波。错落于三月的湖面,一日下来,老僧入定的波澜不惊。时间如同静止在这漫长的雨帘中,四角天空下的所有,镌刻在一张碑上,寂静无声。日日重复在那些路上,工作犹如一口老井,日日宁静,我的岁月,如此平淡。
  世事总爱道轮回,仿佛世人言行,万物生长都有着不可磨灭的轨迹,生长,繁荣,消退。再之,再之……时间也在这一季碾转着,酝酿着,沉闷暗抑的基调下却是汹涌澎拜的灵魂在闹腾,我也在无意的等待着,惊艳在何时能被发现,日日的雨,我的渴望仿佛在无期限的后延,看不到尽头,工作的烦劳,也若这不懂得停下的雨,纷扰繁杂,扰乱淡然,古井开始波澜。
  我若往常,早早的在路上了。
  车轮还是轱辘转着,我的眼里早也没了等待。
  漠然的前路,依旧是昏暗萧瑟。
  日复一日的等待,不知何时起,我的执念仿佛消失,停止了的念想消散在雨幕中。尽管春迹至今难寻,但未来总是可期的。不破不立,当阳光穿越透云层,当空气不再充满冷冽,我知道,我的春天也即将来临。
  记得沈从文曾道出这样的困惑:凡事都若偶然的凑巧,结果又若宿命的必然。当期待变成了现实,惊艳的呼声也在心底炸裂,可面上保持着淡然:哦,春来了。将惊喜藏匿于眼睛,仿若满天的星辰都放进了瞳孔,身心的愉悦在粉嫩的花苞,抽条的绿芽中尽情绽放。我的等待,沉浸在岁月里,风早已将它传递,待时之际,悄然花开叶绿,唤醒曾经的悸动。
  昨夜,窗外东风轻轻抚过玻璃,我已知晓,那是叫醒花开的声音。
打印】 【关闭